当前位置 : 主页 > 访谈

访谈|一年借了332本书的复旦阅读达人

2017-07-31 10:11 来源:网络整理

(原标题:访谈|一年借了332本书的复旦阅读达人)

接受采访之前,复旦大学历史学系硕士三年级学生李煜东刚往家里寄了书,这是他这学年第四次寄书了,一共寄回11箱书,“每箱大概20斤,花了300多元。”

接受采访后的一星期,他在豆瓣上标记过的已读书目有1170本,1920本书想读,10本书正在读。

“买书多”、“读书多”大概是同学最乐意贴在他身上的标签,数年来在阅读上的努力与积累,或朦胧或明显地体现出来。朦胧之处,是我们常说的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,一种特殊的气质由内地发出。明显之处,是他以年借书量332本的记录获得今年复旦大学“阅读达人”的称号。

近乎每天一本书,这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数字,也有人会嘲讽“肯定是随便读读的”、“可能是翻一翻漫画书”、“借很多不正经的小说来读读很快就会这么多”……那么,对于李煜东来说,这个数字到底是怎样完成的?他有什么特别的阅读技巧?阅读达人这个称号至于他,又有什么意义?对此,澎湃新闻()对李煜东进行了专访。

访谈|一年借了332本书的复旦阅读达人

李煜东

澎湃新闻:一年读这么多书,你是怎么做到的?这些书里,各种类型的图书占比又是怎样的?

李煜东:我觉得“阅读达人”这个奖项是学校出于鼓励阅读的目的去设置的,但它的衡量标准是借书量,我认为这不太科学。一方面是借书量会有很多因素干扰,可能是机器出了故障,比如没有消磁,借了好几次才把书借出来;或者只是在考试、写论文的时候借出来翻了一下;或者是新上架了特别想借的书,但自己的借阅额度已满,那只能先还两本,再借两本出来。另一方面,还有不少人自己有很多书,也读了不少,但他们很少去图书馆借书,那就没有阅读量吗?所以这样的计算方式可能不太科学。但是,本着鼓励阅读的初衷,而且暂时也没有别的更好方法,这一奖项还是很有意义的。特别是就自己而言,借出来的书大部分还是会读,在某种程度上的确能代表读书多,自己应该无愧于“阅读达人”这个称号。

本科阶段我不怎么去图书馆借书,基本自己买,但是买着买着就发现宿舍再也放不下。我有Kindle,但我不太能接受电子书,一方面长时间使用电子书后会感到眼睛疲惫,另一方面觉得缺少触摸纸质书的真实感,不便于自己圈点勾画,也不便于前后翻阅做笔记。书籍消费在自己的日常开销中占的比重越来越高,又没有额外的经济来源,宿舍也没有了空间,只好更多地去学校图书馆借书。

我借书的种类当然不局限于自己专业,而且大部分专业方向内的书我自己有。但有一些买不到的绝版书或者价格很昂贵的成套图书,我就倾向于去图书馆借来看。我还喜欢读小说,特别是推理小说,推理小说靠证据(史料)收集和逻辑推演,试图合理阐明某个谜团,而且很多都有着对时代背景的关怀,这些都与历史研究非常相似。一些人觉得读推理小说上不得台面,但这只是个人喜好罢了,而且能锻炼思维,何况如裘锡圭先生、陆谷孙先生也好读推理小说。总的来说,我借阅的图书主要分布在D(政治)、I(文学)、J(艺术)和K(历史、地理)方面吧。

澎湃新闻:你每天有多少时间在读书?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读书方法?

李煜东:一般我是上午和晚上睡前看书,正常情况下每天有四五个小时在阅读,其余时间则分配给写论文、游泳以及娱乐活动等。比如中午疲倦的时候不适合读书,就看看日剧;久坐书桌后,就会去游泳。

在读一些重要的作品时,我一般会在读完之后做些读书笔记。有些我比较喜欢或是觉得比较难啃的书,就会在每一章后面写一个小总结,记录这章的主要内容,免得自己读到后面忘记。有时候读到不太满意的书籍时,比如存在论证不严谨的问题,我也会在豆瓣上写文章批判一下。很多时候我读书还是为了做研究,是要讲证据,讲严谨推理的,所以针对一些证据不完善,论断太过主观或是意义不明的书,我会有一些自己的看法。

访谈|一年借了332本书的复旦阅读达人


访谈|一年借了332本书的复旦阅读达人

李煜东的书桌

访谈|一年借了332本书的复旦阅读达人

寝室里的书架

澎湃新闻:历史专业有很多难读的“硬书”,有哪本让你印象深刻?对于这些作品,你有什么特别的阅读建议?